荣青

努力活着💪

别来无恙-

p1是自己做的劣质壁纸,

每日打卡

木心

忆木心先生

一个戴黑毡帽的中年男子,一套整洁精致的西装,他注视着你像要说些什么,却保持缄默,敦厚的鼻子述说着他的国籍。厚嘴唇,略长而宽厚的下颚,带着他经久不变的微笑——饱经沧桑的艺术家的微笑。

木心与文字结缘,与别人不同。尽管几十年光阴过尽,往事早云淡风清,但自少及长的身世遭逢终究在他手植的字行上留下了印记。木心是古典汉语传统文骨,鲜明的东方文体精气神与西方欧罗巴文艺内涵完美契合,其文字读起来绵绵如水又虎虎生风。他翻新吊诡、重重叠叠的语言陷阱和意象的丛林,抽象到诡谲的风格,无边无际、内外俱彻, 是真正的慧眼辽阔慧心广大。

“文学是可爱的”,所以他的一生都在阅读写作即便过往种种全都付之一炬,他也可以重头再开始,笔耕不缀。

“生活是好玩的”所以他总是戴着一顶呢中帽,穿着黑色呢大衣,拄着一根木质拐杖,保持体面和尊严。

“艺术是要有所牺牲的”所认他一生未要娶,一生颠沛流离,坦然接受生活抛来的苦难,和文学艺术相伴终老。

“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。”然而他的每一次转身每一个脚步都走的坦荡。

敦刻尔克

        “战火烧过一片土地,这里的人们就开始害怕起鞭炮声。”

        重温了敦刻尔克,诺兰不愧是最会讲故事的导演之一,再一次的观看也没有让我失望。
      《敦刻尔克》虽然抛弃了诺兰以往故事繁复的特色,但多重时间、空间线叙事的方式、“家”的概念、庄重如交响乐般的氛围、厚重浓烈的情感、内容量庞大的镜头语言,无一不是诺兰的特点。

        不说历史的还原程度如何,毕竟我通过任何手段了解这段历史,都不能亲历这段历史。所以我只能说,这段历史在影片中,被讲述得还不错。本以为诺兰只是把一段人尽皆知的历史事件搬上大银幕,但看了诺兰不久前的一段采访似乎却并不是这么简单。

        影片从海、陆、空三条线分头并进,最后交织一点,按时间线十分立体地叙述了敦刻尔克大撤退。单从这段描述,我第一时间想到的,就是《盗梦空间》里的高潮部分,将存在时间差的多层梦境里发生的事同时进行叙述,既错落有致又不失逻辑,大事件总离不开宏观的手法,但诺兰选择的却不是一味注重场面的铺垫和情绪的渲染,他巧妙地将大事件缩影,把情怀纳入流动的故事里。理想有理想的主角,自私有自私的主角,奉献也有奉献的主角。

        配乐是本片最重要的加分项,一听就是诺兰的老搭档汉斯·季默出手。

        诺兰大导演全程没有创作过多煽情而矫情的台词,只是让观众为他在配乐上下得功夫与造诣感到惊叹。时而压抑又时而惊险,完全由电影配乐掌握这整部电影的叙事基调。

        战争的确应该这样写实,在战场上往往不是想象中的有条不紊,而是充斥着恐惧与死亡的氛围。

        政治家把人变成了数字,而诺兰又把数字变回人。       

       “英国,站在这里可以真真切切地看见它!”

       “即使您望穿秋水也是归国无门,上校。”

        军官们的两颊被海上吹来的寒风剃得更加瘦削,镜头没有停留多久就切往另一幕,撤退很紧促,沉默却悠闲而漫长。
        老头带着两个儿子驶着装满救生衣的私人船只前往敦刻尔克,始终镇定,始终以大局为重。
        潮涨的水一点一点漏入船中,他揪着他的领口,把枪口对准盟军红着眼吼道:“生存与公平无关。”

        贪婪又残酷。

        我老是憎恨人性的恶,抨击人性的脆弱,也一以贯之地觉得人性在战争中最经不起考验。诺兰悄悄地往你心里丢着石头,企图激起一些不起眼的涟漪,尾声响起才发觉已经收获了一箩筐的感动。
        年轻的陆军士兵们,是你可以想象到的任何一张在大战争中茫然却又不甘的面孔。迫降在海面的柯林斯飞行员小哥哥英俊到让人昏迷;汤老湿这次又全程面罩,露脸几秒(但是那几秒太帅了!为汤甜心打call!!)

         超级喜欢诺兰导演,期待下一部电影。

“你是人是鬼?”
“我是人如何?是鬼又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