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青

努力活着💪扩列喔908288212欢迎骚扰我

道别

陆念深:
        我想你现在大概可以对我稍微放心点了。
如你所愿,自从你离开我,我既没有对这个世界多一点恨,也没有对这个世界多一点爱。两年过去了,现在的我活的很好,你大可放心,尽管我也会常常在夜深人静时怨恨你、想念你。
        三前的七月十三号,你离开了,一条短信一个电话一封书信都没留下,就那么悄无声息的走了。我当时差点急疯了,得知消息后,急忙拦车往机场赶,想找到你,问你为什么。可当我赶到机场大厅时,望着往来不绝匆匆忙忙的人群,听到机场大厅中播放的温柔的女声提示“Dear passengers……”,我顿时冷静了下来,念深啊,这世界这么大,你要离开多么容易;这世界这么大,我又怎能找到你呢?可直至昨日,我也还不曾清楚你当初为何离开我,是因为我们在一起时间长了你厌倦了,还是你心有所属,另有所爱,还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显然我是不相信前两个原因的,那时的我们正处于热恋当中。你每天早晨给我送早餐。刚开始,你在小区大门口进不去,就在我家楼下不停地大声喊我的名字“承影,承影,你快下来开开门啊,是我,念深啊……承影……”第一次还惊动了小区大门口的保安叔叔,保安追着你满小区的跑,指着你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扰民。你一手抱着买来的早餐,连连摆手“不是的,不是的,我是给女朋友送早餐的……不信你去问问502的住户,我们很熟的,她…她叫林承影,是学生,个子高高的那个,我们从小就认识,真…真的……”你急得满脸通红,我躲在客厅的窗帘后面偷偷笑,嘴里说你笨,可心里却甜的像吃了蜜一般。事后我曾多次问你你是怎样说服保安进来的,可你不给我说,还赌气一般的转过头去,小声嘟囔:“谁让你当时不给我开门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你走后,我像失了魂一样,整天泡在酒吧里。在那一段时间里,我学会了喝酒,整天整夜的不回家。我开始堕落,玩世不恭,对一切事物开始绝望。后来小七在酒吧找到我。她怒气冲冲地找到我,上来先扇了我一巴掌,指着我大喊:“林承影,你他妈看看你自己成什么样了,不就是个陆念深么!跑了咱再找一个!!”然后她哭了,一把抱住我,我的酒也清醒了,可我始终没哭。念深啊,世人皆说我冷漠、我狠心,可论狠心,我怎敌你半分?
        你说你喜欢这座城,所以我陪你来此定居。  这城市很大,大到所有灯火璀璨,流光溢彩都为我亮起。这城市很小,小到那么多高楼林立,万家灯火却无一盏灯为我亮起。从前我还有个你,可如今我茕茕孑立。念深啊,我就像一匹迷失的野马在这个城市游荡,陪伴我的只有昏暗路灯下模糊的影子,可走到漆黑的角落里,我也会控制不住眼泪,潸然而下。
        可生活再怎么不尽人意,伤心难过之后也就随风过去了。低沉了一段时间后,我开始努力工作。接下大大小小的项目。积极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party。我学会了插花、拳击、潜水……我把每天的生活安排的满满的,似乎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在闲暇之余想起你。我努力让一切都没发生,让一切事物都回到正轨,除了你。
        近日里,我时常无端想起小时候你为我打的架、为我出的头、为我唱的歌。往事历历在目,一切物是人非。青葱岁月中身穿白衬衫的少年似乎还历历在目,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洒在你的脸上,“承影,你瞧,又是新的一天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恨你、怨你,可当昨日收到你这些年的信,你叫我又怎能恨的起来,你可叫我如何是好?相识之人称皆陆念深温文尔雅、料事如神、处理起事情更是八面玲珑,可只有我见过你撒娇的样儿、赖皮的样儿、满眼宠溺的样儿,这些不同样儿的陆念深我都是见过的。
        昨日我回了学校。学校一如从前,并未有什么大的变化,穿着夸大校服的少男少女在操场上玩耍,一如当初的我们。张老师见了我,很是吃惊,温柔的问我:“那个男孩呢,就是以前常和你在一起的那个?”我笑笑“他啊,挺好的。”校园外的夹竹桃今年还在开花,卖馄饨的老爷爷依然笑眯眯的推着小车,天上的云依旧大朵大朵聚成堆。这些应是我们一起看的,可是念深啊,你在哪呢?应该挺好的吧。
        如今我是后悔的,后悔我们没能再见最后一面、做最后的告别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凌晨三点着急送我去医院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过马路执意要牵起我手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明白我喜怒哀乐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承诺给我一个家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你似清风吹过,划过凉、 滑过痒,淌在我心上流着漾 。
        认识你之后,我才晓得世上万物不坚固,就像彩云易散琉璃易脆爱人易离。从前我只知晓天地万物皆有所生,直到爱上你,我才愿意把它们揽至心头用心呵护。
        这封信,便让我们做最后的、正式的告别吧。
        唯愿一切安好。
        吾爱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林承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年7月14日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