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青

努力活着💪扩列喔908288212欢迎骚扰我

木心

忆木心先生

一个戴黑毡帽的中年男子,一套整洁精致的西装,他注视着你像要说些什么,却保持缄默,敦厚的鼻子述说着他的国籍。厚嘴唇,略长而宽厚的下颚,带着他经久不变的微笑——饱经沧桑的艺术家的微笑。

木心与文字结缘,与别人不同。尽管几十年光阴过尽,往事早云淡风清,但自少及长的身世遭逢终究在他手植的字行上留下了印记。木心是古典汉语传统文骨,鲜明的东方文体精气神与西方欧罗巴文艺内涵完美契合,其文字读起来绵绵如水又虎虎生风。他翻新吊诡、重重叠叠的语言陷阱和意象的丛林,抽象到诡谲的风格,无边无际、内外俱彻, 是真正的慧眼辽阔慧心广大。

“文学是可爱的”,所以他的一生都在阅读写作即便过往种种全都付之一炬,他也可以重头再开始,笔耕不缀。

“生活是好玩的”所以他总是戴着一顶呢中帽,穿着黑色呢大衣,拄着一根木质拐杖,保持体面和尊严。

“艺术是要有所牺牲的”所认他一生未要娶,一生颠沛流离,坦然接受生活抛来的苦难,和文学艺术相伴终老。

“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。”然而他的每一次转身每一个脚步都走的坦荡。

评论

热度(2)